张霞示意方志明到病房外面以免吵醒见见

方志明按照新生儿的护理要求制定了严格的计划,每上两节课回家一趟,见见也很乖吃饱后如果不睡觉就自己躺着玩。令方志明头疼的是见见晚上饿了尿了都会哭,一晚上要醒好几次。不觉间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这两个星期间方志明没睡过一个好觉。然而在方志明心里却非常开心,不知疲倦的照顾着见见。今天方志明像往常一样洗漱,晨练,背英语,喂饱见见一切安排妥当后去上课。上午两节课过后方志明回到家里轻轻的关上门,看看见见睡得很安稳。按往日的经验这会儿见见应该醒了。方志明给见见换了湿透了尿布,见见仍然沉沉的睡着。见见紧闭着双眼小脸通红。见见的肤色很白,今天脸上的变换并没有引起方志明的注意。方志明裹好见见的被子去厨房给见见冲奶粉。水很烫也许是方志明这几天太累了一不小心热水洒在手背上,瞬间手背上红了一片。方志明忍着火辣辣的疼痛用自来水冲洗着手背。还好水温不太高只是红了一片并没烫伤。方志明看着冷水冲过自己的手,冷冽清爽没有丝毫的疼痛了。他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急速跑回卧室。刚才给见见换尿布时方志明感觉见见的身体烫呼呼的,小脸也不是往日的白皙了。“该不会是发烧了吧!”方志明猛然醒悟,找出体温计一试39℃。方志明赶紧抱着见见冲向医院。出租车是近两年才兴起的都是红色松花江面包车,虽然比公交车贵不少但也确实为出行提供了方便。方志明抱着见见上了出租车直奔医院。

医院的人很多,方志明抱着见见排队,心急如焚的等待着挂号。一位中年女大夫正从病房方向走来,身后跟着两名护士。“张阿姨。”方志明朝那位女大夫叫道。“志明,这是怎么了?”女大夫说话间已经来到方志明身边。“这孩子发烧了,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哟,还没出满月吧,头挺烫。”张霞说着拿出听诊器快速的给见见做检查。张霞是方志明母亲的大学同学也是同事,张霞在妇产科,方志明的母亲姚莉在内科。张霞和姚莉的一直很要好,以前姚莉在医院时方志明一放学就到妈妈的科室去。在医院也是经常见到张霞,因为有一段同路有时候下班张霞和姚莉还会结伴回家。自从方志明的父母离婚后,他就再也没来过医院,偶尔在上学的路上遇到去上班的张霞仅仅是礼貌的打个招呼。姚莉和丈夫方建国离婚后就离开了医院和朋友到南方下海经商了,前几年和她的朋友结婚了。张霞和姚莉的联系一直没断。张霞也算是看着方志明长大的,她很了解方志明。张霞一脸关切的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得了肺炎,得赶紧给孩子退烧。”张霞没等方志明回答紧接着说:“我还得去内科会诊。”对身边的一名护士说:“小高,你带着他去找陈大夫。”说完快步向内科走去。“谢谢张阿姨。”方志明跟着跟着小高来到儿科门诊。陈大夫是一位老专家,给见见细心的做完检查后说:“肺炎,高烧进入昏迷状态了需要先退烧,先住院输液吧。”方志明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小高说:“我带你去办住院手续。”方志明这才回过神来,跟着小高办完住院手续给见见输上液。住院部的主治大夫李大夫知道是张霞带来的病号,看见见这么小对方志明格外的关照。张霞是住院部的主任。方志明对小高说:“谢谢你,我这都安顿好了,您去忙吧。”小高说:“我就在这工作,有什么事可以找我。”说完微微一笑转身走出病房。小高名叫高月,是去年卫校毕业来到这里工作的。方志明按照大夫的交代的在见见的前心后背用温水擦拭物理降温。两个小时后见见的烧退了。

张霞会诊后来到病房,看看熟睡的见见说道:“醒过吗?”方志明回答道:“醒了,吃过奶粉后刚睡着。”张霞示意方志明到病房外面以免吵醒见见。“这是谁的孩子?”张霞问。方志明沉默了一会说:“是我捡来的。”“捡来的?”张霞不能置信的说:“说实话,不是你的孩子吧。”方志明见张霞误会了笑笑说:“真是捡的。”张霞点点头:“你打算怎么办?”方志明看着自己的脚尖说:“不知道。”张霞叹口气说:“你先安心给孩子看病,有困难来找我。”顿了顿接着又说:“你爸爸是不是出差了?以后做事不能这么莽撞,今年该高考了吧?这事得让***知道。”方志明没说话。张霞有去看其他的病号。

病房本来是六人间的大病房,病床上躺的都是孩子。除了方志明外每个病床都有至少两位家长看护,这样一来六人间的病房住了十七八个人。病房内温度很高,孩子有哭有闹还有唱歌的。白天见见睡得很不安稳。吃过晚饭后病房里逐渐安静下来,方志明喂过见见后去水房打热水,正遇上高月也来打水。方志明请高月先打,高月说:“你先接吧,你还得看孩子我不急。”方志明道:“今天真是谢谢你!”高月道:“不客气。我听说孩子是你捡来的?”“嗯!”方志明点头。“你结婚了吗?”高月问。这是儿科病房,病号都是孩子,有些农村结婚早的父母也跟方志明年龄差不多。“我还在上高中。”方志明低着头回答道。高月对方志明满心的钦佩,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方志明对这个孩子的关心与疼爱。方志明接满一壶水回病房。高月拧开杯子盖去接水,心里却胡乱猜想着。她心里有无数的疑问,这些事本是与她毫不相干的,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婴儿这么感兴趣。

高月和值班的医生护士查完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整理病例。翻到见见的病例又是呆呆的出神。整理完病例高月来到见见的病房,看到见见已经熟睡,方志明正拿着一份报纸坐在床边看报纸。有的家长正在哄孩子睡,有的孩子已经睡了的家长正收拾东西,有的家长说着悄悄话。晚上已经没有输液的了,值班的医生和护士主要是为应对突发事情。高月在病房转了一圈,看看每个孩子的情况后在见见的病床停下。“孩子还好吧。”高月问。方志明放下报纸说:“挺好的,谢谢。”高月俯身仔细观察着见见说:“这孩子真好看,是个小美女。”高月给见见掖了掖被子对方志明说:“你也早点休息吧,都累了一天了。”“我不习惯睡这么早。”方志明看着见见回答道。高月问:“你一个人照顾着孩子吗?”“嗯”“你来医院时也没准备住院吧,明天八点我交完班帮你看着孩子你回家拿点生活用品吧,这孩子肺炎挺厉害估计得输个四五天炎症才能下去。”方志明想了想说:“好的,那又得麻烦您了。”高月道:“不用跟我客气,反正我下了班也是回家睡觉没啥事干。”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