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剧永远是历史题材创作当中的主流

图片 1

图片 1

由欢瑞世纪出品的大型历史剧《天下长安》讲述了隋末唐初,在群雄争斗、门阀混战中崛起的李唐王朝一步步走向贞观盛世的历史进程。该剧由董哲编剧,连奕名导演,张涵予、秦俊杰、李雪健、韩栋等实力派演员主演,可谓近年来历史剧创作的一个重要收获。1月27日,“历史正剧的回归——大型历史剧《天下长安》创作研讨会”在京举行。李准、仲呈祥、李京盛、范咏戈、易凯、张德祥、赵彤、张卫、刘琼等专家学者以该剧的思想蕴涵、艺术追求、创作特色为基础,深入探讨了近两年历史正剧的回归趋势,并就该剧在历史正剧领域的新探索、新开拓予以了充分肯定。

突出了盛世的风范与自信

董哲介绍说,电视剧《天下长安》的创作起点大概在10年前。“我是心怀对唐代那段历史的敬畏和热爱而写作的,因为唐朝是我们民族历史上非常热情、奔放、开放的一个朝代,我想写一个我们心中、理想当中的大唐,这里有英雄豪杰、豪迈之士、风云人物,我期待能够用一部作品把他们呈现出来。”在写作和查阅资料的过程中,董哲思考最多的就是为什么魏征作为一个谏臣,能够成为贞观之治除李世民之外的第二个代表人物?他发现不仅仅有魏征个人魅力色彩、个人性格和个人风格的原因,还受那个时代的浸染,特别是初唐时代,三省六部确立了一个根本而且强大的制度保障。“我写唐朝,一定要把在公元7世纪就已经很先进、很开放、很正能量的东西表达出来。剧中描述的不是某个人,不是某件事,而是那个时代最基本的风骨和风貌,这就是电视剧《天下长安》的创作初衷。”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谈到,《天下长安》这个剧名很有寓意,“天下长安”可以理解为长治久安,是盛世的一个标志。以往以唐代为背景的电视剧也有不少,像《贞观长歌》《贞观之治》《开创盛世》《唐太宗李世民》等,但《天下长安》是对这一类题材电视剧创作的一个超越。它的历史美学品位、文化涵养较高,是历史正剧的一个重要收获,也是盛唐题材的一个明显突破。全剧从头到尾都是以重大的史实、以关乎当时中华民族命运的宏大叙事作为主要载体,重点突出了盛世的开创、盛世的风范、盛世的自信。剧作对于隋唐时期重要历史大事的展示,特别是因果关系、时代氛围、发生时间,基本上都是符合历史的,特别是第一次在历史正剧中用艺术的手法触及关陇士族的特权地位,具有内容的开创性。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认为,历史正剧永远是历史题材创作当中的主流,电视剧《天下长安》是这波历史正剧回归潮中一部带有标志性意义的作品,它在艺术上的突破性和创新性值得充分肯定。这部作品妙就妙在写出了魏征、李世民、李渊三个主要人物之间的性格碰撞,而且这个性格碰撞是通过艺术化的表现手法揭示出来的。比如,魏征的心中有一个“天下长安”的理想,长安不仅是地理的概念、首都的概念,更是长治久安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他不断异主,从这样的立场出发,从他对李世民的认识、了解入手,他逐渐与李世民形成了君臣相辅的状态,这就是历史性格化、戏剧化的过程。一部戏道德评判跟历史评判如何和谐统一?我们不能把历史道德化,但也不能反对文艺作品通过道德这种中介表达我们的历史评判,归根到底艺术是传递感情的,而感情里重要的核心部分就是道德评判。这部作品从总体构思上抓住了这一条,即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心里也有个结,要化解这个结,这个结推动人物性格的发展、情感的逻辑。由此可见,是人性、人情、人的精神在当全剧的“牛鼻子”,牵着历史事件走,而不是倒过来历史事件牵着人性、人情走,这是艺术创作很重要的规律。从这个方面看,这个戏值得我们好好探讨。

一部富有艺术性的历史剧

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认为,历史剧始终是中国电视剧内容占比中非常重要的故事资源。当下的历史剧主要有三种表达方式:一种是纯粹架空虚构,史无所载、史无所记,完全是今天剧作家的创作,比如《琅琊榜》;第二类属于历史传奇,历史时空、历史人物都是存在的,但正史、野史杂糅,民间、宫廷混合,再加上剧作家对今天的一些感悟,比如《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第三类是历史正剧,像从《大秦帝国》《于成龙》《天下粮田》到现在的《天下长安》。但就历史题材创作来说,无论用文学、戏剧、影视等何种方式表达,我们还是比较尊重和倡导历史真实、内容含量比较丰富,以真实的历史史实为依据的文学创作、戏剧创作、影视创作,也就是历史正剧,这也是历史创作的正统。人们对历史剧的期盼,通过文学艺术的方法了解一段历史,最重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学习历史、掌握历史、了解历史,包括历史知识、历史智慧、历史规律。正剧回归作为历史题材创作可喜的现象,从观众对品质内容的需求,从历史题材电视剧观众看完以后需要从这种作品中得到一些什么,从这些角度来看,正剧依然是历史题材创作中最应该提倡的写作风格。李京盛认为,历史题材电视剧的最高层次就是认识历史规律、历史价值,获得历史智慧,只有通过历史正剧的方式,它才能够提供给这部分观众真正的需求。电视剧《天下长安》就是这样追求和努力的。该剧立足“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给历史正剧创作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角度。“历史正剧不是说只要写真实历史就都可以,有的历史正剧写的史诗严谨无缺,但很干涩、很拘谨,就是原来历史再演一遍而已,那是历史专题片,但该剧启示我们,既使是写历史正剧,一定在正史当中有文学的空间、有戏剧的空间、有影视的空间,该剧的成功之处恰恰是在这些方面进行了新的探索。这是一部充满艺术性的历史剧”。

中国作协影视委员会副主任范咏戈谈到,不能简单地将真实的历史事实当成历史正剧,也不能说那些历史叙事当中透露出来的理念非常正的作品就是历史正剧,惟有在史证和理证的结合上做得好、做得足,才算是真正的历史正剧。《天下长安》最大的亮点在于这是一部历史正剧版的“现实剧”。整部剧充沛着有所作为的君臣朝气蓬勃的气象,正是有了这种气象才造就了大唐的盛世气象。其实贞观之治,包括主要人物李世民、魏征,真正历史上是有争议的,但这部剧从主流,主流的看法还是认为唐太宗开创了一个封建社会的新局面。由此而言,该剧没有消费历史,也没有道德化地揭示历史、塑造历史人物,而是追求大的历史事件的准确、客观。范咏戈认为,历史正剧除了有历史认知的价值外,还应该投射当下趣味,满足观众的历史想象。具体到该剧中,主要体现在对李世民形象的塑造上。李世民兼具战场上的智谋与皇宫里的“孩子气”,“孩子气”的君王形象是该剧的一个特色,也是李世民形象区别于以往君主形象的独特之处。当然,在表现“孩子气”的同时,剧作也没有忽略他的雄才大略、宽广胸怀和赫赫战功。

充满着文学和戏剧的魅力

《天下长安》以史实为基础,着重刻画了历史洪流中人物的成长与性格变化,众多实力派演员在剧中的精湛演技和深厚的台词功底将这几种冲突表现到了最大化。连奕名表示,电视剧《天下长安》不是历史专题片。“完全复原大唐原貌不是电视剧承载的任务,但我们要尊重历史,遵循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历史剧创作原则,在不违反历史常识的情况下,努力在剧情、人物设定、人性挖掘上更深刻一些。历史剧的作用最重要是吸收历史的经验,还原历史本真那是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做的事情。我们要尽可能地在历史剧中传达历史经验和历史观,要把正能量,正确的价值观、历史观传递给观众。这是我执导电视剧《天下长安》的一个基础。为此,我们首先从塑造人物形象出发,把剧中的每个角色塑造好、打磨好”。

李准认为,该剧在李世民和魏征的形象塑造上有明显突破,特别是对玄武门事变的处理。过去所有对待盛唐、对待李世民的形象,最大的难点就是玄武门事变中李世民的形象。该剧对李世民内心逻辑的艺术处理比较到位。此外,对李世民和魏征关系的发现,即君主制度下怎么样实现君臣共治问题上,该剧突出了两人“磨刀石”的关系,表现了君臣相互砥砺,共同开创盛世的共治新模式。李京盛也赞同该剧对李渊父子和魏征的塑造。在他看来,这三个人的性格、形象远远超出了我们通过读历史对这三个人的认识,他们有情感、有思想,从历史人物变成了戏剧人物。这就启示我们在肯定历史正剧创作回归的同时,把历史正剧写好,离不开人物形象的塑造,这也是历史正剧征服观众的重要内容。李京盛认为,三个人物当中塑造得最好的一个是李渊,一个是魏征,尤其是李渊。李雪健完全把历史上李渊形象给充分的细节化、人情化、矛盾化了,而且这个人物形象精彩细腻。魏征的刻画非常有层次感、立体感,张涵予的演绎层层递进细节丰富,形象揭示了魏征是怎样变成了让帝王又爱又怕、又惧又用,又想离又舍不得这么一个复杂人物的过程。“历史告诉我们这些人是谁,他们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做,历史正剧不仅要挖掘这些人做了什么事情,他们为什么要做,还要尽力完善他们是怎么做的,做的过程中他们有些什么情感冲突、性格冲突、价值冲突,有什么多种选择,又经过了怎样的徘徊,该剧在这些方面铺垫、节奏、叙事得非常到位,尤其是经过优秀演员的传神演绎,让这部历史正剧充满了文学的魅力、戏剧的魅力”。

中国电影电视评论学会秘书长张卫认为,该剧第一次浓墨重彩地写了一个皇帝被制约的历史。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政治文明精华的一个发现。剧作在主题、人物、叙事上都有新的开拓,特别是对人物形象的塑造非常成功。像张涵予塑造的魏征不露声色,但内心却是炽热的,充满理想情怀,他的身上有一种纯粹感和理想主义。李雪健塑造的李渊外表朴实谦和,内里专横强硬,剧中他有很多苦笑,表现出不甘心又无奈受制于人。连奕名饰演的李密,在皇帝面前小心翼翼地臣服,明明知道前面是能把自己陷进去的圈套,表情还是十分恭敬,努力地压抑着自己。

写出了人物性格之间的理想信念

“写唐代的作品一定要写到一个民族的自信,只有充沛的民族自信心才能创造新的辉煌,才能登上历史的舞台。《天下长安》在这个方面确实进行了新的突破,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在《当代电视》主编张德祥看来,《天下长安》是一部电视剧“大片”。“写唐代、写贞观之治,写这样一个我们历史上非常辉煌的时代,没有宏大的艺术视野、开阔的历史眼光是不足以表达、无法完成的”。张德祥认为,写历史不在于写事件,因为历史事件我们的教科书写得都很清楚,而要把历史写成剧,历史变成剧的核心问题,就是历史的性格化是什么,历史的性格化就会变成戏剧,历史的概念化只会变成历史教科书。所以历史剧的核心是把历史性格化。性格化就是把历史当事人的性格要写出来,用他们的性格来解释历史的逻辑,来阐述历史的逻辑。只有历史性格化以后,历史才是活的。从这个视角看,《天下长安》采取了独特的角度,并给创作设立一个新的命题和新的高度。创作者试图用这段历史,也要用这些人物性格来阐释天下长安的形成过程,它不是突出李世民一个人的贡献,而是要突出这个过程中几个人的相互作用,历史发展是合力的,绝不是单独一方面的力量,一定要找到历史背后人物的性格关系。该剧找到了李世民和魏征这对君臣关系,而且这个关系不是简单的你是君、他是臣的行政关系,这种行政关系历朝历代都有,而是着力突出他们之间的性格关系。魏征作为读书人,他想要结束长达300多年的天下战乱,能不能再开创一个大汉盛世?李世民也有这个雄心,也有这个理想,这种理想信念使他们两个人走到一起。虽然看起来还是存在矛盾,但实际上是珠联璧合。由此可以理解,为什么能够形成贞观之治,甚至后来的盛唐气象,恰恰与两个人身上的理想信念有很大关系。

张德祥认为,君和臣都要有一个共同信念理想,开创一个新时代,这是《天下长安》的核心,也是人格的支撑。“这个剧给我的新鲜感就是它和以前我们所看到的电视剧不一样,过去只要写唐太宗,就写他如何英明,甚至伟大,而这部剧写出了人物性格之间的理想信念、精神世界的碰撞。性格化的历史就是戏剧,没有性格化的历史不是戏剧。”中国视协理论研究室主任赵彤谈到,在写王朝盛世剧的电视剧中,过去往往集中在帝王身上,像《雍正王朝》《康熙王朝》《汉武大帝》等,都是以皇帝为核心、一群臣子为纽带写盛世。然而,近两年,《于成龙》里康熙跟于成龙的关系,《天下粮田》中乾隆跟刘统勋的关系,直到今天《天下长安》里李世民跟魏征的关系,新一波的王朝盛世剧开始建构一种君臣共建型的关系,这是历史剧创作值得关注的倾向。该剧赋予了李世民新的角色,他跟魏征之间保持着很好的互动,并不断地进行着反思,这是该剧非常有价值的地方,也是这部剧的核心价值所在。

现实观照与文化内涵的彰显

《天下长安》不仅有战争和权谋,与会专家对其展现出来的对于唐朝法治、政治制度的思考、士族与寒门之间的矛盾、抵御外族侵略、土地及粮食问题以及皇权与知识分子之间的关系等均给予了充分肯定。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易凯认为,该剧是一部让人思考的历史正剧,它把大唐的气势、大唐开放自信、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表现得十分充分。剧作展现了天下长安的形成原因、贞观之治出现的时代原因,并在吏治的整顿、世家的治理、民本的实践等方面都进行了富有现实意义的思考。该剧制作精良,尊重历史,比如人物的称谓上,阿爹、大郎、二郎等都努力还原历史,再比如娱乐方式上,马球、歌舞、器乐等都带有唐文化的特点。特别值得肯定的当属表演,李雪健、张涵予等老戏骨的表演非常到位。以往的印象中,欢瑞世纪更多制作的是青春偶像剧,现在能推出这样一部历史正剧,显示出其向注重文化内涵方向发展的转型。《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刘琼谈到,时下的电视、网络上有很多以历史为背景的作品,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历史剧”,但真的正面去表现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或者传递正确历史观的作品并不占多数。该剧一方面试图为历史“答疑解惑”,另一方面尝试建构历史的合法性,比如,马上得天下以后,马下能不能得天下?人物历史上形象的合法性在哪里?他们对历史发展究竟起了怎样的作用?对于这些问题的追问,在该剧中都有所表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剧中对李世民为什么留下魏征的追问很有意味,体现了李世民得了天下以后,在探寻长治久安的过程中,怎么样处理像魏征这样的谋臣、这样的知识分子的关系问题时显现的开放性、包容性。

与会者认为,历史剧要写出、拍出内涵,这是优秀历史剧应该具备的。这种内涵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第一要写出历史剧的历史精神、历史观;第二要写出历史中的人;第三要写出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也就是历史发展的一个规律;第四要有现实关照。电视剧《天下长安》在上述四个方面均有新的探索和开拓。剧名“天下长安”道出了该剧想要表达的精神内涵,“天下长安”不是李渊、李世民李唐家族的长安,而是天下苍生、所有百姓的长治久安,这恰恰道出了该剧塑造的一代名相魏征的政治抱负和为官的理念,而这种治国理念与剧中其他大臣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该剧一改以往描写帝王将相历史剧中过多围绕君王与佞臣之间的斗争、忠臣与奸臣之间的较量,以此来歌颂名君良臣的描写,而是独辟蹊径,揭示了一种互利互为的关系。剧中开创贞观之治的李世民从秦王到皇帝的展现,恰恰在于他在军事上不拘一格降人才,从重用瓦岗军旧将秦叔宝等人,到收复突厥大将尉迟恭,重用太子谋臣魏征,这里可以看出李世民的胸怀。魏征先后谋事于瓦岗军李密、夏王窦建德、李唐太子李建成。但是李密这个人刚愎自用疑心疑人,虽是一代枭雄,内附李唐而复判最终身死。夏王窦建德出身比较卑微,他知道民间的疾苦,所以善待治下,犹豫不定,难听真言,兵败虎牢关。太子李建成宅心仁厚善理朝政,然而从军事人才各方面与秦王实力悬殊,导致玄武门之变而亡。可以说,如果魏征没有李世民,纵有再多才华也难施展一二。剧中,这两个人是互利互为的,李世民成就了魏征,魏征也成就了李世民。

与会者认为,《天下长安》的另一个回归就是声音塑造形象的回归,所有角色拒绝配音,全部是演员原声,印证了声音是塑造角色的重要组成部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